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五 下

两太阳王记:五 下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虞招匆匆扫视一眼诸位师长,没什么底气的回答:没没。又看向师长造事,说道:己子多谋。

    元帅抬起头来盯着己造事,己造事支支吾吾道:卑职也没计策。元帅又把头低下去。

    元帅又抬起头来,对着折公后之说:弟,可有良策?

    折公答到:依弟愚见,虎方人与山林表里相依,这是上天赋予虎夷的才能,上天使万物有序,各司其职,人又如何能违背天意呢?既然如此,我们再那么僵持下去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只会无止尽的损耗财物、人命。不如就此折返吧,非我之罪,陛下必不会归咎于我辈。

    哼,元帅权囚一甩袖子,驳道:当初在陨生宫大殿上,弟是怎么对陛下说的?难道不是弟力劝陛下伐虎的吗?现在又说要折返。大军无功而返,就算陛下不责怪囚,囚又岂敢不自责?

    折公面带羞愧的向元帅行礼。

    权囚喘气,将两只手压在膝盖上,说:不如就照祖子所言吧,劳师远征,长久耗下去于我不利,我军突袭虎方都城如何?

    我负责掌管一师,这不是我所能决定的。陛下决定由您来统帅军队,您的命令我们即使赴死也要履行。祖子敖说,众师长附和。

    请容我再想想吧,权囚看着桌案说,诸位先回去休息吧,时候不早了。

    唯!众将答到。

    翌日清晨,一筹莫展的元帅权囚想要出营走走,心想也许在这古树遮覆的莽林之中就有答案。可是麾下将领坚决不同意,因为那虎夷能驱使百兽,所以商方虽然千方百计寻不到他们的踪影,商方在这莽林中的一举一动却都好像在虎夷们的注视之下似的。由于被诸师长联合反对,于是拔伯就假意退却,趁着诸师长散回各部,偷偷叫上己造事、虞招两位年轻人,牵出坐骑溜出了商方大营。三人在林间路上前行,元帅权囚骑着只马身虎爪的驳走在中间,两个年轻人骑着两匹马稍后些跟在左右两侧。走了一阵,在一洼积水塘边,权囚驻骑停下,两个年轻人也跟着停下。权囚仰起头来,透过水洼上方,从遮天蔽日的树木间扩开的一圈空隙,看到了约浮山。再前面越往深处,越能看到终年弥漫在树木间,从树冠下溢出的水雾愈发厚重,一直到最深处,只能看到白蒙蒙的一片,伸向天去。只在人抬头极限的高处,隐约看到数座山顶巍然屹立。被云雾覆盖住的山体,使之如同是漂浮在天上的群山一般。元帅舒了口气,低下头来,说道:

    这约浮山一带,常大雾弥漫,经年不散。如果贸然越过奔袭虎方,恐怕凶多吉少吧。

    是啊。己造事附和道。

    不如就此折返吧。元帅语气无奈地说。

    回营地吗?虞招问。

    不,回国。回国吧,回国老夫虽然蒙羞但是不至于让国人们受此风险。虽然军士当以死报国,但老夫实在不该让他们犯这种不明不白的险。权囚说着低下头去,一双凤眼挑起的眼尾都看不到了神采。

    虞招抿起嘴,眼睛看向拔伯,又收回目光向下看,若有顾忌,又抬起目光看向拔伯,试着说:元帅不必过于沮丧,其实也不是无计可施。

    拔伯仰起头来,用眼角审视虞招。

    虞招低头收了下心神,又说:卑职有一拙计。

    说。拔伯严肃的看着虞招。己造事随着马抬蹄子身子颠了颠,也看着他。

    晚辈听说,猎户要捕野鸡,野鸡狡黠而敏捷,不可以凭脚力追逐,要用饵诱惑它,在饵上设箩筐捕之。而在东海之滨,卯官山下,有一只老鲵,能用孩的声音欺骗路过的行人,然后将骗来的行人吃掉。如今虎方龟缩不出,就如同这野鸡和行人一样。

    继续说。权囚眯起眼睛,己造事也听得出神。

    虎方人未受礼乐教化,不能克己;没有典籍敦促,轻率而寡谋。我们可以在营中造成内讧假象,使他们误以为南方诸国发动叛乱。待到次日,营中撒上牲畜血,放下近日来阵亡将士的尸首,使之以为我们伤亡惨重,不得不班师回朝;路上丢弃锅碗,甲盾,战车,虎方人见利失智必然沿途搜集,袭击我后方。届时我军以逸待劳,半道埋伏,放其过路。等其追上,饵师既不可使虎夷赢得太轻松,也不可将其击败,且战且退,诱使虎夷求增兵来追。一旦大军来援,三军齐出,聚而歼之!

    善!权囚拍手。

    于是三人回到大营中,就在中军大帐中,只有元帅权囚,折公后之,师长敖,师长招,师长造事五人商议。决定明日入夜后由师长招率人伪造战场,放火烧营,折公与师长敖率部演练叛乱,而后元帅权囚将亲率全军撤退,折公部半道离阵埋伏。商方军后列师长造事率军殿后,三老弱混一精兵,任意行走,依计行事。前军主力偃旗息鼓,厉兵秣马。

    另一边匕入,到了晚上,前去平定阴兵的军队就设坛招引阴兵,将士环绕祭坛严阵以待。一旦子时,阴兵现身祭坛立刻擂鼓助威,前列士卒抬着符灰水浸泡过的桃木盾,抵住阴兵的马头冲撞。后排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名壮士,用古代圣王言辞铭文的铜柄玉殳,挥打击毙阴兵。鼓声每响起五次,全军将士就大呵一声咤!,以壮阳气。当眼看阵型将支撑不住,后排军士就晃出手中铜镜;阴兵看到镜中已死去的自己,就会陷入惊慌失措片刻。太卜辞、元帅庸与随从众巫人站在高台上,挥舞令旗,号令全军。破晓一声鸡鸣,阴兵顷刻作尸青气雾散去,荡然无存。

    次日黄昏,天邑商山朝,城中太庙建在一座高台之上。十二角楼阁的太庙底部,二十四瓣巨大的木质莲花瓣舒展开来。楼阁最上一层房间的栏杆外,伫立着十二只吐水的青铜凤凰。清流落入第一层十二片花瓣,溢满后又淌入下层十二片花瓣,最后从高台上飞流直下。

    王归跪在太庙里,大禹九鼎环绕的地板正中,仰头看着黑暗的房间四周墙壁上,一排排点着长明灯的历代商王灵位。耳边传来低沉,迂缓沉浮的哼唱声。或许是乐声影响,他的心神不宁。而风公府中,正在桌案前用刀笔批示公文的嬴照,正用刀子刮掉写错的由字,可是再落笔,却又将由字写错,于是风公将手中刀笔轻轻放下,皱起眉头,向侧边窗外看去。当乐工哼唱到旋律曲折起伏的地方时,依乐谱重复了三遍。

    笼罩在迷雾的山脚处洞穴外,忽闪一只黄鼠狼窜过

    满月照在元帅权囚所率的商方军营上,哨塔、围墙隐隐能看到黑黢黢的轮廓。中军大帐上,火光映出帐内屏风的影子。元帅权囚两只手撑着额头,伏在桌案上。

    众位大夫,有什么计策吗?元帅说,语气颇为疲惫。

    折公、祖子等师长面面相觑,只是摇头,都沉默不语。

    虎夷白天藏进深山茂林,晚上我们睡觉了又来骚扰、行刺,我军不得片刻安宁,祖子说,可这派出去的斥候一个都回不来,我军愣是找不到敌营,又该如何呢。

    是啊。元帅有气无力的回到,头仍然压在手上,片晌又低声问道:师长招,你有什么良策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