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四 中

两太阳王记:四 中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我说你这天天躺着,你不闲得慌吗?族尹问道。

    那有啥慌得,这都是人。要饭的说着,包子还占着嘴。

    欸,你这阵子有瞧见啥新事儿没?

    有,有有有。要饭的包子还没咽下去,连连说道,又撩了下头发好把嘴对着族尹,就今儿早,米铺边上住的老尤,死了。

    族尹知道这个案子,却还是假装不知,让乞丐继续说下去,便道:老尤?怎么死的?

    嘿,您看您还是管事儿的,乞丐轻浮的笑着说,话从包子和嘴边间的缝隙里挤出来。

    说说说。贞罔没理会,轻声催促。

    乞丐一口咽下去,就那个算卦的,疯了,他家人说今儿早算了一卦,突然嗷嗷叫到处乱跑,出门绊门槛儿上,一头哐啷莽地上,就死了。

    哦贞罔轻声应和道,欸,那还有别的事没?你天天坐这有看到啥奇怪的人没?生人啥的?

    生人?生人也有啊,要说奇怪的,估约么个把月前,来了一群要饭的,瞅着二十多岁。

    天天来吗?

    那你和他们说过话吗?

    么有。那几个爷天天黑个脸,本地要饭的谁敢招惹?乞丐一脸嫌弃的说到,欸,听别的老哥说,从袖口瞧见那群人身上还有文身。

    文身?该不会是从参方来的吧。贞罔像是自言自语道。

    欸,对,除了要饭的,还有个伙夫也怪得很!乞丐故弄玄虚、压低声音地说。

    将将好那群要饭的来了,有个伙夫也天天推个车来菜场。每次不单买一大车菜,还去药铺买药,而且老是下午买菜,你说稀不稀奇?

    就这个药铺?

    族尹立刻站起身来,快步走进药铺。只见药铺这会冷冷清清,柜台伙计一手胳膊肘撑桌子上架着脑袋,一手玩着根鸡毛。见族尹进门,赶忙说:哟,府君,您这是

    不等伙计说完,贞罔就低声匆匆问道:我问你个事儿。

    最近是不是老有个买菜的伙夫来买药?

    他买些什么?

    啧,伙计一脸费劲的样子,有茯苓、酸枣仁、砂仁、桑寄生、紫苏、菟丝子,嗯白术还有艾叶香和麝香。

    这些族尹中暗念,有随口对伙计应付道:行,你忙吧。于是跑到乞丐边,就直接弯腰低声问道:那群人最近一次来是什么时候?

    就您来前一会。

    贞罔大惊,追问:往哪走了?

    乞丐也吓了下,指着菜市口另一头:就那儿。

    五大三粗,带个斗笠,灰蓝色短褐,推个车儿。

    族尹急忙向那边跑了两步,又拐回来,扯下腰间佩玉,对乞丐说:日落之前我要是没回来,你就带着这个去官府,让他们顺着菜叶子找我,贞罔又强调说,你一定要那么做,如果我因为你没能履行约定而死了,那么就是你杀了我。唬得的乞丐直连连点头答应。

    族尹转身冲向一个菜摊子,随手抓起一把苋菜,农妇本能的拽住他的手腕。

    哎呀,欠着!猛地一甩,凶狠地说,就朝南边跑去。

    那要饭的被贞罔一番突然的陈词震得心有余悸,于是便横下心来一直盯着太阳附近,想就这样等着将要日落的时候。他看着看着便被炽明的日光晃得昏昏蒙蒙,眼前渐渐白茫茫挤侵一切,脑袋一懵,竟昏睡过去。

    另一边跑了三四百步路,仍未看到生人。该是找不到了?贞罔琢磨起来,不对,不对,常人都是上午买菜,对方总是下午来,恐怕是住在城外路途遥远,就这条路继续下去应该没错。贞罔便继续朝着往南边城郊外的路跑去。果不其然,在差不多郊外的地方看到了那个推车的生人。贞罔调和气息,镇定姿态跟了上去。

    生人,生人贞罔心中嘀咕着,不自觉走到了菜市口,寻思着看看。

    就菜市口、匕入主道叉路口的药铺台阶边上,破衣褴褛的乞丐懒散的半倚在墙边。贞罔路过,顺手拈出枚么贝扔给乞丐,乞丐赶紧接住跪起拱手点头讪笑。贞罔从路边菜摊旁扫视着踱过,挑挑拣拣。

    生人贞罔一边漫不经心的挑着菜,一边人在想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