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三 下一

两太阳王记:三 下一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祖子笑了笑,也不再多言,和身边貌似同龄的师长攀谈起来。

帐中诸位将领也都自己消遣着。

    正午的太阳高悬于青空,云山叆叇堆积在其下方两侧,如同臣子侍奉于君主身旁那样。

金乌极力张翅,身子直挺挺的朝向上空,一副纵身窜出九霄云外的架势。

这旁若无物的样子,大概就是能超越时间的神明,看待被天道滚滚向前而拖拽裹挟着的万物的态度吧。

    烈日灼烧空气压迫着大地。

驻地用木桩打成的墙围起来,墙外摆着獠牙似得拒马。

营内白色的大帐棋布在靠近溪流但还有些距离的岸边,尾端一直延伸到森林中,被茂盛的古树遮覆,只看到灰白的炊烟直上。

虽是夏季的正午,却压不住士卒们膨胀浑浊的阳气。

    空地上,军士吹奏架在人肩上的招军;武人肌肉紧绷,敲击大鼓: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嘭!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军妓手执铃铛,展臂挺胸,脚踝带着金镯子的**秀足后翘;铃铛声叮叮悠长,伴着凝重的鼓声,仿佛白蛇缠绕着雕刻怒目人面的金刚杵,嘶嘶地吐着信子蠕蠕磨蹭。

    咚,叮,咚,叮,咚,叮,咚咚咚咚,叮,咚,叮,咚,叮,咚,叮    短戈卫士列队在帐篷间走动,战马白象在河边饮水,负责看管的士兵在一旁挥着白茅草默默等待。

    营地深处,周边围立着十二条灵兽图旌幡,门口有两支六节伞盖大纛的白色中军帐中,元帅权囚和十二位师长围坐在桌案间的胭脂色地毯上,诸将盘腿而坐。

拔伯囚左手倚靠着元帅座位下的台子,一眼能数清青丝的斑驳白发,利落的扎成发髻,发丝绷直如满弦。

元帅权囚半躺着,白如飞流的胡髭顺着绀青色袍子悬挂到左腋下,右臂有蝇绿色鳞片的衷甲袒露在战袍外,左手大袖摊在胭脂地毯覆盖的台子边缘。

啊——权囚举起右手的酒爵咕咚咕咚畅饮起来,喝罢不自觉发出快意的感叹,用握着酒爵的右手鱼际处一抹嘴唇,诶呀,三伏天来一杯,真是畅快啊。

一边说,一边用两手撑住身下的台阶,哼唧着在台阶上坐正,两手啪地拍在大腿上,用力磨了磨,这虎方人倒是长得骇人,个山君样子,怎么打起仗来就像河里的老鳖似得。

拔伯一双时凤眼几乎挑到额头山林处,细密的鱼尾纹络满奸门,满眼嘲讽意味的扫视帐下的十二师师长。

    拔伯右手边一位鼻下留着菱角似胡子的中年人笑道:蛮夷说到底是蛮夷啊,虎方人到了是脑子不怎么好使,阵法粗劣,战车也不过那么几乘,连连败给我大商方,师长祖敖拈了拈唇下一撮胡子,一双下三白眼神采飞扬,而今龟缩于山林之中,妄图拖累我商方。

我看不如等到待会折公的军队与我会师,就干脆绕过这片树林直取他都城。

这中年人歪头看向拔伯。

    欸——老话说骄——老权囚把手朝着祖敖摆了下,本意欲驳回他的话,说到口边,忽而想到什么,把话截住,点漆似得瞳仁在凤眼里滚滚,指着后排坐着的两个年轻人道,那两个孩儿,你们俩说说,来说说,照师长敖的直取虎方都城之策,中不中啊。

    两个年轻人一齐看向权囚,虞招瞥眼祖敖又低头思忖,己造事面带温和微笑看向虞招,又朝元帅囚看去,答到:晚辈以为不可。

    哦?权囚来了兴致。

    己造事神色谦恭地对着师长敖揖手,道:倘使如祖子所言,突袭虎方都城,如果能顺利攻克当然是妙计,可是这一路路途遥远,十几万人做出如此大的动作,难免不会惊动如今隐藏在山林里的虎方军队,要是我商方未能及时攻克虎方都城,就得面临极大的被虎方主力截断粮道的可能,到时候腹背受敌,进退维谷,怕是凶多吉少,晚辈的愚见。

    元帅囚轻抚长须,微笑而气势居高临下,欸,虞招,你有何见地啊。

    虞招恭谨的朝拔伯权囚行礼,又向祖子敖行礼,属下见识短浅,祖子智谋远在属下之上,属下不及祖子,未有更好的计谋。

祖子敖面无表情,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两个年轻人。

    权囚睁大眼睛,愣了一下,继而大笑道:哈哈哈,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他朝着虞招还有己造事指指,对帐中诸将说道。

师长们也陪着笑起来。

笑罢,权囚看着诸位将军说道:等今日与南方诸国会师,想必攻克虎方,指日可待。

拿下虎方的百里之地后,论功行赏,加官进爵,珠玉礼器都是板上钉钉的事,诸位还要振作麾下士卒,让他们奋勇杀敌,不计生死;让士卒们知道,胆大的赚得多,怕死的刷破锅。

诶,只可惜这虎方人,丑,没有美女,你们有谁要是不嫌弃,也能把俘虏的‘母老虎’分分。

帐中诸将大笑起来,拔伯也低头笑了笑,又抬起头来,向后排两个年轻人说话:倒是你们两个孩子啊,要努力,少年得志才更要恭谨谦逊,慎思笃行,要多向年长的人学习,以免误入歧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