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四 上

两太阳王记:四 上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仰了下头,喜不自禁。

    您忙吧。

贞罔笑笑,朝桥下老头挥挥手,老头也是,就撑着船划远了。

    回头看,同伴还在和年轻夫妇攀谈。

    这日子过得真快啊,还没回过神来你这孩子都有了。

年轻人咧开嘴点头。

贞罔用左手食指轻轻挑起孩子手,拇指轻抚,忽然想起自己时候祖母扶着他站在这桥栏杆上,自己吃着桂花糕眺望远处;这都是多少年前早就忘记的事情了,贞罔不觉笑起来。

仔细一想,老夫也在匕入住了有四十多年了啊,真是光阴荏苒啊。

贞罔说,孩子将爪子从贞罔手里抽出来,扭身向桥外望去,肥肥的下巴、脸压在她爹爹的肩膀上。

    两人与年轻的夫妻道别后又一起走了一会,便走到了同行之人的宅邸,于是贞罔便和同事分开,自己一个人继续漫不经心地在喧闹的街道上闲逛,脑海中还是不停的想着那件让他棘手的案子。

贞罔走在街道上,叫卖声,呼喊声,欢笑声,面饼落入油锅滋啦啦的响声不绝于耳;或是水果的甘甜芬芳,或是刚出锅糕点的暖热香气,又或是木头的清雅味道交替入鼻;路过不同房屋店铺,街边摆摊的商贩,墙脚肮脏邋遢的乞丐,怀抱孩子的老年妇女,挑着担子的农夫,店铺的伙计,形形色色的人在他的身边来往。

    王后妇嬴头七之后,在商王子归的安排下,王宫的侍从们举行一场简单的葬礼,将王后嬴结面色如生的遗体,放在一口轻薄芳香的木质棺材中,忧心王后一个人葬在空荡荡的陵墓中感到孤独,而将其安置于王归寝宫厅堂的地板下。

王归又令人每日用白色、黄色的花瓣铺满王后妇嬴安葬的位置,禁止任何人踩踏,违者鞭笞。

而他则每晚不睡在床榻上,就躺在妻子安葬之处,枕着花瓣入眠。

不知道商王的梦里会看到些什么。

    就在王后葬礼当天的下午,匕入城处,朗日碧空,万里无云。

正退去了午时三刻阳暑气极盛的势头,伴着正午太阳炙烤草木而蒸发飘散的草木汁清新气味,微风也稍有些凉爽。

对于这些日子孕妇失踪案一筹莫展的匕入族尹贞罔,和位一眼看上去年纪差不多的同僚走在大街上。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走在青石板铺就的道路边上。

挑担的农夫、抱着孩子的老人、拉货的牛车、士子乘坐的马车,道路上熙熙攘攘,数不清的人,每个人又都有自己在做的事情。

这条道路是贯穿整个匕入城的大道,一条被当地人称作安生河的河横穿过大道的差不多中点的位置。

一河一路,在匕入城所在的土地上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十字,城镇就被数百年来的百姓建在十字上。

大大的街道,就从城中大道还有安生河两岸的道路上向外延伸出去,交织在墨绿色瓦片,胭脂红柱子的民房、商铺、楼阁中。

    两人走在路上谈论着匕入城的诸多政务,前面不远处路的另一边,一群人围作一团,不时从人群中燎起金色火焰;两人继续往前走着,从人群缝隙里可以看到一位杂耍师傅正用手抓了一把粉末在面前空画了一个圆圈,接着朝手中火把口吐油水,火团灼烧过的空中留下一个金色火圈渐渐熄灭。

一群麻雀落在房子的屋檐、阳台上,几只胆大的就直接落在道路上;在靠近路边,因鲜有车辆碾压而长满青苔的青石板缝隙间啄来啄去,偶尔用又细又的爪子翻一翻泥土。

族尹和同僚走过,几只麻雀也只是蹦跳着朝墙壁处闪了闪,在墙脚边继续找吃的。

两人在一栋侧面白墙上挂满翠绿色爬墙虎的果铺前停下来,在几个装着梅子、李子、桃子等等水果的大竹筐前挑来挑去。

    嘿,这不是终葵尹么。

果铺老板用粗布围裙擦擦手,一张长着红色蒜头鼻的大脸,堆满笑容的说道。

    贞罔笑着点点头,挑来两个桃子问道:这怎么卖?    哟,哪好意思收您的钱呐,这城里全仗着您还有官府的各位不嫌烦,整天忙里忙外张罗着;这俩桃也不值啥钱,就送给府君了。

商贩弯着腰殷勤的说。

说着,贞罔从钱包里拿出三个么贝,就探着身子要往贩手里塞。

贞罔也只好作罢,向贩道谢后就和同伴继续往前走,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将三枚么贝朝商铺屋里扔去,大笑着握桃子拱拱手而去。

那贩捡起钱币,咧嘴笑着摆摆手表示感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