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三 中一

两太阳王记:三 中一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本来我的儿媳妇在屋里头睡着呢,这个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我就大声问‘谁啊?’然后朝着门看去,外头人说‘我!’我的个天欸,我老婆子怎么知道他是谁啊,老人家愁眉不展,我就往门那头靠靠又问‘你谁啊?’想着怕不是个疯子。

结果突然眼一摸瞎黑就躺过去了。

等我醒来发现院门敞开着,我就起来往屋里跑,看看有啥东西丢了没,结果就,发现儿媳妇不见了。

诶呦,我的个妞呦,别是让拍花子的给拐去了——老妇人嚎哭起来,一只手捶打胸口。

农夫揽住母亲,拍拍肩膀,咬着嘴唇按揉自己两只发红的眼睛内眦角。

    族尹吸了下鼻子,问道:诶,你妻子是不是怀孕了?农夫点头说是。

族尹看向同僚,几人眼色忧虑,意味深长的互相对视。

    族尹是怎么知道?农夫问。

族尹伸出手心对着他,严肃的问道怀孕几个月了?    将近九个月了,估摸着也就这十几天要生了。

    果然同僚轻声对族尹嘀咕道,族尹侧首点头。

    啧,你晕倒的时候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族尹歪头皱眉问道,身体动了动。

    老妇人抹抹湿漉漉的脸,左看右看,答到:说有啥不对,倒是,我晕的时候好像闻到股药汤味,还有股不知道啥味。

    贞罔做低头沉思状,一会儿又招呼属下说:你们去房子边上看看。

    欸?老妇人突然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神情古怪带着愠色,族尹你说会不会是隔壁甲老头干的?我前天搁他那走,从他院子外打了几颗樱桃,说不准他回来看到樱桃少了,气不过,拿我儿媳撒气?要不然是路那头徐家的老嫲儿    族尹手在空中上下摆摆,打断老妇人的话说:不不不,不会的。

倒是你这附近最近有什么生人来吗?老妇人想了想说没有。

族尹叹气,站起身来:那么我就先告辞了,老夫人放心,这事我等一定追查到底。

于是农夫就和母亲一起去送族尹等人。

到了院子里,族尹正遇到之前去院子外寻找线索的属下迎面走来。

那人就引族尹走到院子侧面的墙外。

    终葵尹请看,属下指指地上杂乱的土灰,显然是有人故意用脚擦乱了这里,依我看这里原本应该是有脚印的。

但是墙上却有四枚黄鼠狼的脚印,看样子也应该是这两天留下的,不知道两者有没有关系。

    族尹蹲下身来细看,用手拃量痕迹,随行的人围站一圈。

    咈,会不会是妖邪作祟?部下捏住下巴,狐疑地问,是个黄皮子精?    族尹贞罔站起身来,心不在焉地往车方向去,没两步又回过神来,朝着身边的同僚说:什么妖邪,贞罔眼含怒色,右手两指朝下叨了叨,肯定是人。

众人纷纷上车,在车上族尹对同车两个人说:那歹徒在墙外是人形,要是妖物,何必作案前变化成人站在墙外,岂不是容易被人瞧见?    怎么说?同僚问道。

    依我见人才是犯人原形,恐怕是变了个黄鼠狼从墙头跳了进去,估计门外还有个人敲门。

    能化身形的人,除了各诸侯国的巫卜,还有散居市井的方士、术士,四处游历的散人、游客。

我想诸国的巫人位高权重,应该不会干这种事。

本地的方术之士平日里遵纪守法,怕是有什么生人在做歹事吧。

    这十天都第四起孕妇失踪案了。

另一位同僚叹气道。

    族尹低头看车厢,落日将橘红的余晖照在车上:他们到底想干嘛?族尹狠狠说道。

    目前看似乎犯人只对将要在近期生产的孕妇下手。

又或许是障眼法?    族尹抬起头来:对,叫人把匕入城内以及周边村落所有孕妇都记下来。

    把孕妇都集中保护起来吗?    不,去等他们。

族尹面带怒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