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十

两太阳王记:十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呼衍部王不事到!侍卫又赞拜。

    兰部王败余到!侍卫再赞拜。

    太子隗和向大门看去,只见一位两丈上下,鸦青鳄皮,身穿泛着蓝光的黑鱼皮短衣、血红裙子,腹部系着赤铜兽头腰带,腰以下长满紫檀色长毛的巨人,神气高傲的走进场来。那巨人下身像蛇一样扭动,长毛间露出一条粗尾巴,两名嘲今氏王紧随其后。

    那人是谁?隗和声问。

    虞招正仰着脸,好奇瞧看,嗯了一声赶紧答到:狄獂邽冀部的王,四多年前该部先王与豨戎订立盟约,向单于称臣,虞招又伸长脖子望了望,在商方就听说豨戎单于不是很管的住他,看来是那么回事。

    哦。隗和心不在焉的答道,仍是一脸好奇看去。

    虽然是在节庆会场,但隗和看到逐渐靠近自己的庞大身躯还是不禁发怵。虞招偶然察觉到太子的窘迫,于是三指托起酒碗,装是敬酒,走到太子身边,握住隗和的手,说:臣常在太子身侧侍奉。隗和看到虞招,勉强笑了一下。

    报爰已近在眼前,隗和细看才发现他的下身长毛间掩藏着六只利爪,面颊上两只牛角似的长牙穿出。

    请大王这边就座。侍女说道。

    隗和看着报爰在戎人诸王席位前停下,像是没听到侍女的话一样,巨大的身躯如庙宇大殿椽柱,在自己咫尺前矗立,仰头才能看全他的半身。无论如何,当巨物迫近身边,必定令人心慌,而若是发现巨物随呼吸微微起伏,则格外可憎。被巨人上半身久久霸占视野,自己喉咙咽下口水已是不值得觉察的事。隗和从报爰侧后边看着他巨大的腮颚上鸦青色皮肤随肌肉咬合扭动,突然,报爰扭头,怒目看来,两人五目相对;眼前报爰的身影出现重影,隗和顿感全身皮肤麻涨,以至于场上乐声喧天,却无暇听见,不知自己已经五官闭塞,隐隐觉得好像一众戎王目光皆向这里投来。

    请您喝一些甜酒吧。虞招摸到手中太子皮肤稍凉,紧紧攥拳,于是说道。

    啊?啊。隗和连忙抓起酒碗,一饮而尽。

    哼。报爰厌恶地将头扭开,朝着对面的席位走去。

    您和他有什么过节吗?虞招问道。

    嗯?隗和将嘴边酒碗放下,露出三只睁大的眼眸,眉头挑起,摇摇头,不知道。

    兴许是他与鬼方有过节吧。虞招轻抚太子的手,然后轻轻拍了两下,就起身走下台陛。回到位子后虞招猛吸了两口气,感到肋间僵紧,心跳仍快。喝了一杯酒后,虞招窃以眼角余光察看了太子,确定已然无碍,这才放下心来。

    又是如银杯落地的一声,众人皆如醍醐灌顶,朝正席看去。

    大单于到!

    豨戎单于毐徦戴着金鹿头箍与其阏氏从侧边出现,走上台陛,在立南朝北的位置盘腿坐下,一时乐声雀跃而高雅。单于毐徦向左手边席位上的太子隗和报以微笑,点头行礼,隗和也揖手还敬。大单于又向狄獂邽冀王报爰在内的九位戎王一同行礼,戎王们纷纷回礼,只有报爰闭上眼睛,轻轻前后晃了两下脑袋,才睁眼向大单于低头弯腰答谢。

    侍卫们传示全场肃静,于是单于毐徦高声说道:大单于的顺民们,难道你们还没有听到夏虫已经开始鸣叫吗?为什么还不开始庆祝节日?既然你们还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让本单于用这杯酒来告诉你们吧!说罢,毐徦举起酒杯,仰头鲸吞,然后将空杯高举向众人展示。

    好!好啊!场内掌声雷动,在场所有人也都开始举杯庆贺。

    于是乐师又重新奏起音乐。当舞女随着舞蹈编排,缩聚在篝火旁,像红菊绽放一般下腰甩飞长袖时,一队骑着高头大马的豨戎壮年男子从一侧进场,绕大圈奔驰。马上男子们全都仰卧着,将手中粗陶酒碗伸向观众桌席,粗着嗓子用豨戎语吆喝道:酒!酒!于是席位间的观众也纷纷扯着喉咙答应:好!随即抬起酒缶,径直泼向面前一个接一个蹿过的骑手。一时间酒水四溅,珠滴纷飞,折透金芒烁烁。骑手在马背上辗转,一边饮酒,一边变换着各种困难的姿势。酒水一旦饮尽,骑手就呼号一声:着了!旋即将空碗朝着正对面隔着老远的骑手扔去,对方就立刻接住,然后再向观众讨要酒水。骑手们照预演依序飞碗,观众无不看着拍手称赞。场中舞女也应和场面,舞弄简短而有力的手部、腰部动作。

    哈哈,好啊!大单于拍手赞叹道

    欸,哈哈,大单于朝着隗和摆摆手,似欲言尚未想好,太子啊,太子,呵呵。那边隗和正一脸笑容,出神地看着场上飞碗舞,以至于单于连唤两声才回过神来。

    呵呵,单于怯笑道,你看这孩子,哈哈。单于笑着对身旁的阏氏说,阏氏也慈爱的笑起来,向隗和看去。

    单于有什么吩咐吗?隗和行礼道。

    太子啊,单于道,呃,这节目,可中意啊。单于脖颈稍伸,眉毛挤出额头皱纹,嗓音低沉浑厚地关切道。

    感谢单于厚爱,舞蹈很精彩,食物也很可口。隗和答到。

    啊,哈哈哈单于笑起来,来来来,来单于这里坐着,这高,看得,更清楚。单于讪笑着,仰了下头。

    隗和霎时有些慌了手脚,被单于的热情裹得有些不知所措。慌了片刻才赶忙向侧旁台下虞招尴尬地看去。

    虞招正将酒碗送到嘴边,听到单于的话顿时止住,细长的眼睛瞟了瞟,不会儿又看到太子朝自己投来局促的目光,于是假笑道:哈哈哈,承蒙单于厚爱,外臣替我家太子谢过单于。只是太子虽然尊贵,但毕竟是个孩子,举止没有分寸,外臣就斗胆替太子谢过单于美意,免得太子举止无度,扰了单于兴致,更难面折损大单于威严;况且大单于以宽爱对待太子,太子又岂能不以礼回报?就请外臣依礼辞谢单于,来成全大单于的仁德吧。外臣敬大单于一杯,单于请随意。说罢,虞招一饮而尽,向单于行礼。

    哦——对对对,大单于算是接下虞招给的台阶,笑道:大夫为事妥当啊,这杯酒本单于为大夫喝了。喝罢,单于用手鱼际处一抹嘴唇,抹掉了表情,一脸平常的继续看着节目。

    戎王们轮番向大单于敬酒,说着恭维之词。场上摔跤、射箭、烤全羊等节目活动,循序进行。渐渐地,三足金乌在西边的峰峦间失去了踪影,于是豨戎人就在场地内点上火把,继续欢庆。此时不论王公贵戚还是贫苦牧民都多多少少带着醉意,席位间大戎王东倒西歪,肆意喧哗。隗和年纪尚,喝了些酒,又坐了一天,觉得有些乏力。虞招摸摸脸颊有些发烫,想必酒劲已经上头了吧。

    太子,大单于说道,太子这是怎么了?无聊了吧。

    隗和正两只胳膊摁地撑住后仰的上身,两只腿曲放在一侧,听到单于叫唤自己,于是便睁大水灵灵的眼睛看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