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八

两太阳王记:八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工艺粗简的乐器使这声中带着沉郁的杂音,到了笛声起伏的时候杂音就凝滞颤动,像是被流凌堵塞的河流;从耳朵进去,也带着听音乐的人心房颤动,同感牧民的心事。

倏而凝滞的颤音涣散开,河流冲开流凌灌入无垠的草原,天空和大地也一下阔开了。

牧民的心事就像这倾泻的流水一样潺潺流淌,虽然流淌起来了,但心事还是心事,但流淌起来了,但仍是心事    老鸹落在一排破窑洞外的推车轮子上。

一名豨戎人攥着皮鞭大步走向屋门,一把拽开,木门咚一下磕在土墙上,又回弹半掩住屋门。

黑黢黢的房子里一名诸夏青年男子突然惊醒,赶忙起身穿衣。

但豨戎人的鞭子更快,坚韧的皮鞭抽打在男子身上,男子嚎叫着用手遮挡,顾不得身边其他奴隶,一个人边求饶,边冲出屋去。

豨戎人跟着走出破屋子,将屋边一把石铲抄起扔给男子,又重重抽打了他一下,然后挥着鞭子示意跟过来。

于是一群奴隶跟着看守来到单于的帐群。

看守用鞭子指着茅房用豨戎的语言说了几句,诸夏男子不懂什么意思,只听得看守哼哼唧唧,不过大致明白是和往常一样让他清理粪坑。

    一阵忙碌后,诸夏男子用手背擦去额头的汗水,然后推着装满粪水的推车朝着怀里东门外走去。

一出东门,轻风扑面而来,吹干脖颈沾湿头发的热汗,视野一下子变得辽阔。

当男子倾倒干净粪水将要回到城中时,他恋恋不舍的在大门口停住脚,捋起手腕上的石拷,好让这难得的轻风再吹吹被锁拷捂得闷湿的皮肤。

男子张开两腋,让风从袖口衣摆处灌进来,眯起眼望向旭日的方向,贪图文静的阳光。

就在东门外不远的地方,男子看到一名鬼方少女迎着阳光伫立的侧身。

女孩大概十一二岁样子,长长的黑发只在尖梢上一指长处用发绳束住,两只手自然的握放在腹前。

诸夏男子不觉眯眼专注地看着女孩美丽的身姿,那女孩丰润的侧脸上,一只丹凤眼看不到本应有的威严,只是显得端庄,还有目光中饱含着某种男子可以感同身受的深情。

    少女乌泽的发丝和深衣边角随风抖动,深衣被轻风抵住贴在身上,勾勒出婉约的曲线。

奴隶男子出神的望着鬼方少女,不觉皱起眉头,瞳仁和嘴角颤抖,心中同情与向往渐渐沉积,压在胸腔,不能自已。

    猛遭一踹,男子叫一声跌倒。

    奴隶男子捂住左肋挣扎,仰头看见面前站着怀里东门门官。

门官大口喘气,将鞭子重重的抽打在男子身上。

男子用腿和胳膊护住肚子,打滚求饶。

豨戎人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一边嚎叫着一边抽打。

    偷懒,偷懒,偷懒豨戎人狠狠的说。

打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停手勒令诸夏男子赶紧滚回去。

男子红着脸,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远处受到惊吓的鬼方少女,就推着木车快步羞惭的离去。

    深夜,璀璨的星空下,诸夏男子蜷缩在弥漫霉气的窑屋炕上。

不知道屋中其他人睡没睡,不过诸夏男子仍然无法入眠,反复回想着早上遇到的那名鬼方少女。

    星空下黑黢黢的窑屋里啜泣声。

男子也睡着了,梦里也是这片繁星,甚至早上的笛声仍然徘徊在梦里的夜空和大地之间。

    驽钝的豨戎看守并没有意识到,从那以后,这名诸夏人奴隶眼神中开始隐含机警的变化。

但豨戎看守却发现到了一件事,就是这名俘虏开始不断地向它献殷勤。

诸夏男子仍像往常一样勤恳地做着苦役,只是每当有机会能够走出怀里,他就会在草原上尽快采一把荠菜,然后孝敬豨戎看守,而看守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