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九

两太阳王记:九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少女回过神来想起还有事情没问,但一眼看去那奴隶男子早已跑远了。天边灰色的的大山伫立,远处草原上精羊群在草浪里徐徐前行,豨戎单于毐徦吹奏完最后一支欢快的曲子,从垛堞上跳下,也离开了。

    翌日清晨,诸夏男子坐在草地上,嘴里咬着一根酢浆草,眺望尽头。耳后传来脚轻柔踏在草叶上的声音。男子回头看去,意料之中。少女捋了一下衣裙,然后跪坐下来。少女冲着男子微笑,却并没有说话,然后也朝远处看去。奴隶男子知道这孩子又是来听她讲些奇闻异事的。

    您听到了吗?这乐声。男子说道。从怀里城内传来合奏的乐曲,笛声埙声崎岖,如同悬崖边垂吊这的古树藤,而古树藤后映衬的则是高洁无云的蓝天。少女笑着点头,男子继续说,那是单于廷的御乐,只有居于上位者的音乐,才会像这样哀思而不困顿,辽远而适时收敛。埙乐婉转,是为君者的智慧;笛声轻盈,是为君者的宽容;男子右手食指空敲了敲,目光深邃的盯着少女双眸,鼓声有力,是为君者的果断;而铮铮的鸣金声,那就是人民,在歌颂为君者是一位豪迈的君主啊。说罢,男子眯起眼睛仰头看向天边,又回看少女。

    少女为男子神情的肃穆感到惊讶,于是笑着称赞道:您真是位君子啊,从前我还在鬼方的时候,我的叔父及钰也说过和您一样的话;他经常劝诫我要从祖先的音乐里学习做人的道理。时候我不明白,但今天您告诉我这些,好像我也能感受到一点了。奴隶男子觉得少女的笑容高雅而动人。

    您过誉了,我上一次听到这种音乐还是在商方的都城,豨戎的音乐虽然独有一种质朴的意境,但仍比不了商方的正音。比如当初禹王立国时所作的乐曲,即使流传至今日,仍能从乐声中看到四面八方山峦朝拜初升太阳的气势。而这豨戎的乐曲,虽然立意深沉,但仍然是有不和谐之处的

    什么是不和谐?少女问。

    这乐声虽然因忧愁而动人,我想豨戎的王一定是位深情的君主,多情的君主也必然能体恤子民的难处,但是乐声中忧愁还是太多了,一味沉湎于自身的情感中,恐怕是有害的,也许豨戎会因此招来祸患。

    一定会吗?

    不一定,但是假使有了灾祸,恐怕会是因为这个。人的祸患,总是起始于人所沉迷的事物,国家也是如此啊。在商的西南方,流传一种名为蛊的毒物。蛊的威力巨大,养蛊的人日复一日诅咒静物,又或者用毒虫喂养毒虫,经年累月,最后作为蛊的东西就会成为不可收拾的祸害。人的喜好就好像是蛊一样,人沉醉于其中,倾注贪欲,不能自拔,长此以往,不能说不会成为一种妨碍,所以人总是会栽在自己的喜好上。

    您能养蛊吗?

    会的。男子答道。

    少女精神抖擞说:商方都是些像您一样贤能的人吗?

    男子低头,语气较之前迟缓些,说道:是的,商方有很多贤能的人,但我并不贤能,就比如圣贤是不会触碰蛊这种明令禁止的东西的。

    即使您这样说,我还是觉得您很有智慧。

    您言过了。话说回来,您有看到怀里最近来的嘲今氏吗?

    嘲今氏?少女想了一会儿,您是说那些上身格外魁梧,下身却很短,长着夔兽脸,野猪獠牙,皮肤像金子,而卷发却像银子的人吗?

    是的,他们就是嘲今氏,散居在豨戎和鬼方之间的民族。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喏,这就是我为什么问您听没听到怀里传来的乐声的缘故。您难道不知道马上要举行祓厄大会吗?

    哎,是这样的,这里与别的地方不同,豨戎一年有十四个月,其中夏季是岁首,春夏各四月,秋冬各三个月,而年末则是春季。现在春天就要结束了,豨戎人将要举行祓厄大会庆祝新年。这些嘲今氏就是趁着节日来交易货物的,如今怀里整日演奏乐曲就是乐师们在准备节庆。嗯,时候不早了,我也该离开了,这恐怕是我们最后一次聊天了。说罢,奴隶男子起身要走。

    鬼方少女赶忙拽住男子衣角,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别有所求。男子答道。

    你想要什么?少女问。

    男子跪在少女面前,紧攥双拳,抬起双臂,咬住下唇,两眼厌恶的盯着手腕上的锁链,道:尊严。

    少女立刻明白了男子的渴望,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郑重地说道:我名为和,是鬼方的太子,你应当奉我为君主。

    太子?男子抬头惊异道,继而笑起来,稽首大声回应:臣虞招,愿奉太子为君,如有违背,子孙不昌!

    你笑什么?

    您,您真是太美了。虞招谨慎地陈述道。

    放肆。隗和低声斥责。

    近来,怀里边上浮吐河的河水愈发盈润,丰沛的河水向着东南方流淌,最终将汇入发始于西边蒙事山的三条大川之一,号江。

    就是说,春深了。

    和两个月前同样的笛声,也是一样的清晨。豨戎单于毐徦穿着牙色的绸衣,只身盘腿坐在东门城墙的垛堞上。单于翻起六颗獠牙的嘴吹着一根短笛,两只莲花瓣似上翘的尖耳朵下,一对铸有人面浮雕的银盘钉在巨大的耳垂上。毐徦单于一双眼皮褶皱的眼睛看向不远处草原上,静静站立的鬼方公主。一只野兔从诸夏奴隶与背对他的鬼方公主间跑跳而过。

    男子走近,轻声说道:翻过那片山峦就能看到丛崖了。

    少女诧异的扭头看来,挑起眉头,叹了口气,又把头转过去,张口顿了一下,才说:没有。

    奴隶男子不清楚少女指的是什么,但是却从话外听出了些别的,那里,那个方向,商方,您知道吗?男子抬起被镣铐束缚在一起的两臂,指向东南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