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七 中

两太阳王记:七 中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商王归将脸扭向地面,两手用力撑在地上,试图站起身来,但只稍微起来一些就已经支撑不住,头磕在地上。

两只手紧紧攥成拳头,从掩在地面的脸下发出喘息声。

    王上您平日昏庸无道,臣虽屡次犯言直谏,都不能挽回您的心志。

现在国家不幸,出了风公嬴照、拔伯权囚这样的乱臣贼子,蛊惑平日受您欺压的国人们谋反,使您的社稷蒙蔽。

虽然不能说不算是您自食其果,但臣身为您的臣子,又岂能忍心?说到动情处姒后之不禁跪下,神情耐人寻味,王上您看,您是天子,是黎民百姓的国君,是苍生社稷的主人,是江河日月的象征;您的尊严受于上天,现在嬴照、权囚这些反贼就要杀进来了,臣虽然愿意用性命为您尽忠,可又如何是众人的对手?这些奸利人一旦攻入宫内,必定会羞辱您,臣不忍,臣实不忍!    姒后之啜泣起来,片刻,解下佩剑,双手捧起:大商的王啊!就请您用臣的剑自戕,带着先祖的荣耀与社稷的昌盛,了结您的一生吧;臣,姒后之,愿为成全王的尊严,而背上弑君的冤屈!臣,不悔。

姒后之慷慨陈词,激动地颤头,语气抑扬顿挫,将剑举过头顶,泣涕连连。

    啊——商王归痛苦的大声嘶嚎起来,伸手向前扒去,插着箭支的身躯开始拼命地挣扎着向前方磨蹭,充血的双眼氤氲着泪水。

    姒后之将脸上眼泪抹掉,伸直手臂展开五指朝向骚动的大军,示意安静。

姒后之站起身来。

姒后之默默地跟在旁边,昂首挺胸,不时睥睨趴在地上的商王归。

王归一路爬上寝宫的阶梯,身后拖出长长的血迹。

    请王上早做决断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姒后之轻声催促。

    王归仍一心往前爬去,沾满鲜血的双手在台阶上按出血印。

姒后之也不着急,就看着商王子归爬着。

不知过了多久,王归在寝宫铺满花瓣的地方停下,身体压在花瓣间,突然失声痛哭了起来。

    陛下认命了?姒后之低头问道,说罢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抽出佩剑,双手反握,举过头顶,深吸一气,刺下去。

剑刃贯穿商王归的胸膛,穿透寝宫的地板,破开王后嬴结的棺椁,剑尖击中王后手中宝珠后如受千钧斥力,戛然而止,空灵一声;宝珠立刻散发层层青白色波光,王归鲜血顺着剑刃滴在宝珠上,一团青蓝色火焰从中旋转着喷薄而出。

火舌陡然顺着剑身上蹿,一下燎着了姒后之的大袖。

姒后之慌忙甩手,见火势不减立刻脱下大氅,露出甲胄大步走出殿外。

    灭火啊!见众人愣神,姒后之甩手呵斥。

    姒后之站在殿前开阔的广场上,显得无比渺,不久,四周哗啦啦响起雨声,姒后之张开双手,仰起脸,迎着雨大笑。

    上天爱我!上天爱我!笑声回荡宇内。

    本章次序错误,应在下一章七(上三)之后    折商之战四天后的山朝仍是阴天。

    马不停蹄赶来的元帅勿庸与大军在山朝郊外停下。

勿庸站在战车上,斥候扶着一名浑身污秽不堪的老头进入军中。

勿庸走下战车见他。

    您这是勿庸看着同僚,一脸忧愁的问道。

    哎哎陛下,已经死了。

老头费力地说道。

    不,不勿庸后退了半步,张着嘴,皱起眉头,眼神惊恐,继而怒目,一把拽起同僚的衣领,重拳连连捶在同僚脸上,大吼,妖言惑众!妖言惑众!于是命全军继续前进。

    路上军中多有微词,勿庸强横下令:敢有乱军心者斩!全军缄默。

    不多时,斥候探得路边野地有逃难国人。

于是勿庸带着一队随从急忙赶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