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探险小说 > 两太阳王记 > 一 下

两太阳王记:一 下

小说:两太阳王记作者:人怒氏

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就被巧紧实的卧蚕挤成月牙的形状。

    前些日子和大臣们议论了对虎方的态度。

    你要打仗吗?女人抿了下嘴唇。

一双杏眼因为稍有些内双的缘故,显出几分坚毅果决的气质。

    嗯,打。

语气坚定明了。

    可是前不久才吞并了人方,打了好几仗,这样可以吗?    没有办法,公族们在朝廷的势力越来越大,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王归轻呼气,我想让三公来压制他们。

    我父亲?女人问。

    嗯。

    你相信他吗?女人眉头微挑,轻声问道。

    风公毕竟是我的老师,在东方嬴姓诸国中也是有德行的长者。

    子归,你要亲征虎方吗?女人的语气有些担心,作为王归的妻子也是最信赖倚重的臣子,她清楚虎方并非善类。

    王归轻轻将妻子的手贴紧自己的脸颊,说:不会,我听说我叔叔的方国有些不安分,我必须留在大邑商。

    那要让我父亲去将兵?    不,让折公去,你父亲要留在我身边帮我处理国事。

    王后抚摸商王归的脸,问他:折公?可以信赖他吗?    我会让可靠的大臣跟着他的,王归答到,不会让他作主帅。

但愿他能建立功勋,我也好借此抬高三公的势力。

而且东北的虎方和西北的豨戎一直是我商方的心腹大患。

王归示意立于一旁的侍女唤乐师过来。

    如果我能出征王后寻着王归的目光看去,长呼吸。

顺着从殿门横照进来的微光,王后露在被子外的胸部掩在阴影里,随着呼吸好像山岳一样缓缓起伏。

    王归抚摸妻子隆起的腹部,你只管安心修养就好。

    来,子结。

王归转身使另一侧朝着王后嬴结坐下,用力将王后慢慢扶起,从被子里溢出甘甜温热的气息,王归将子结的脖颈枕在自己的怀里,揉捏王后的肩膀,弗敢用力,总是躺着会很累吧。

    躺着怎么会累,子结笑起来,看着天花板上缀着点点银光的一团混沌,像是夜晚的星空。

子结右手抚摸自己的大肚子,又挪身往王归怀里挤了挤,仰起圆满的下巴问,你觉得是男孩还是女孩?    不知道,王归说,又迟疑了片刻,想起自己作为子姓商帝国的第三十代君主,已经三十有三却仍然没有儿子,不免忧虑了起来,也许是个男孩吧。

    要是女孩怎么办?子结皱起眉头质问。

    都好,我们可以一起共度的春秋还很漫长,不用着急。

王归握住子结的下巴和脖颈揉捏,另一只手顺着她的胳膊探去;子结就自己把手予他握住,油绿透亮的玉镯顺着琼脂似的皮肤滑到手肘上一些。

    乐工在王后殿外的走廊上坐下,用洞箫吹奏起乐曲,乐声一从宫殿中传出,就立刻被不羁的风神箕伯拉住手腕,拂过葱郁的山林,飞向云山遮覆的天空,穿越年年去而复归的雁群,传到天地间每一个遵循上天秩序而存在的生命耳中;就像百年前商汤、武丁也曾听到这样的歌声一样,上天使万物随着时间演替更迭向前且永不回头的意志,如同汩汩而去的河水不能阻挡。

怅恨啊,怅恨,在人间生命所不能察觉的冥冥之中,历代商帝们的在天之灵感于天意而共同反复呻吟险峻又汹涌的歌声。

    雨后,空气里浸润着一股泥土馨香的气味。

一张挂在青翠乔木枝桠间的蛛,沾满了水珠,蜘蛛静静地缩在蛛的中心。

轻风一起,蛛在阳光下微微晃动,折射的阳光闪烁出璀璨的光泽。

    陨生宫中,穿着青白色丝绸衣服的商王归,坐在宽阔到不像是床的卧榻侧边。

石制的卧榻下一根根蜷曲成方形的石头树枝,拱起平坦的石制床板,石头树枝上长着寥寥几片柔嫩的树叶,树叶只能存在两三柱香的功夫,便完成了从萌芽到枯萎飘落的一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