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官场小说 > 醉暮江吟 > 第九章 祸不单行危国运 倒海翻江降龙威

醉暮江吟:第九章 祸不单行危国运 倒海翻江降龙威

小说:醉暮江吟作者:紫墨檀香

    是,还请濯王等候消息,下官告退那中年人随即退进暗通,那少年便也退出了密室。

    濯王书房,锦衣少年手中拿着《诸子百家》,桌面上还摆着一堆书《春秋》《战国》《帝王纪》《论语》《中庸》《演兵论》,然而他的眼似是在看书,但他的思绪早已不在书上。

    自打听到枢密院史梁启辰回报,建王未死,不知所踪,他便心神不宁。进入书房后本想静下心来看几页书,静等消息,可现下的时局难以让他平静,如此周密的计划,竟没有成功,看今日父皇表现,那日后就更难了,在锦衣少年的眼中多出了些许迷茫与恍惚。

    少年捧着书平静似水,可在他的脑海里正在翻江倒海,不知是何种心性让他走出了这一步,然而如今却是失败告终。乌衣巷少年眼中似有锐芒射出,嘴里吐出三个字,可就在这时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抬起头只见一位老者缓步走入书房,须发皆白,一身青衣长袍,面容枯槁,却有股淡雅神情,举手投足间自带一股儒雅之气。

    少年放下书,起身恭身道:老师今日不是休假吗?怎么少年还未说完,只见那老者拖着有些颤颤巍巍的身体径直跪了下来,老师你这是少年急忙上前搀扶老者老师你这是为何?老者没有起身带着苍老的声音道:殿下收手吧!。

    少年呆愣了片许急忙道:老师这是何意?

    老者抬头脸色萎顿眼神暗淡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少年脸色瞬间转冷,随即又缓和脸色道:老师这是怀疑康王遇难是我所为?

    老者垂下眼帘带着几许捥惜的苍老的声音道:不是最好。

    少年弯下身继续搀扶老者道:老师你先起来,瑗兄遇难我也很难过,希望他平安回宫,我与瑗兄同入宫来同受你教益,十多年了,虽不是亲兄弟,但这么多年也胜似亲兄弟了,我怎会去害他。

    老者颤颤巍巍起身点头道:这般甚好,希望殿下能看在老夫的面上,看在皇上的圣恩上,能宽恕老夫之过。

    少年搀扶老者坐下笑道:老师莫要多想,我也已派人去寻找瑗兄下落,你就不用太过担心。

    老者舒开眉目点头道:如此甚好,殿下的功课也不要落下,君王之道没有捷径,上古圣贤皆是仁孝治天下,殿下切莫忘记。

    老师之言学生铭记在心,自不负老师所望少年恭敬回应。转回唤来待女端来茶水递与老者道:老师辛苦,今日本是在家休养,这天色刚亮,还是学生送老师回府吧!

    老者点头道:也好,送就不必了,你且好好自习,难说皇上会不定时抽查。

    少年点头:那恭送老师,学生自当勤奋。老者起身缓缓而行,少年遣侍女搀送,老者摆手径直走出濯王府,出得府门一声轻叹,抬首远望天边风卷云涌自言道:这天终究还是要变,老朽无能,罢了。

    少年站立窗前良久,目送老者远去,心里百般滋味,不知这到底是错是对,自古皇家之事,有那般如人意,天赐机缘又怎舍任其自然,经这般言语经过,少年似乎心神安定了不少,他自不怕老人家去启报皇上,不然他也不会先一步来到他的府上,只是下一步该如何走,却无人给予明确方向。

    月子湖,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月子湖,已经入了辰时。微风少许,清波荡漾,芦苇丛沙沙作响,与湖面形成一副美妙的画卷,与夜间相比有极大的反差美。唯一有煞风景的是湖面上漂着几具浮尸,让人见之不免生寒。

    而就在这诡异之地,芦苇丛中躺着一个男子,面容清秀,一身白衣遍布血迹,此时状态不知生死,一动不动。而在其则斜躺着一个少女,奇装异服,鬓边多根小辫映托那娇俏的面容也甚是可爱。

    一阵微风吹过,带着清晨的湿润,也带着丝血腥,少女睫眉微动,鼻子还不由的嗅动两下,突然少女一个激灵,浑身一颤,险些撞倒身后一片芦苇,猛的睁开眼稳住了坐姿,蒙朦的双眼尽是迷茫。

    湖面的波光反射的阳光有些刺眼,揉了揉双眼,终于似乎是记起了什么,转头看向身边,那个人还在,不是做梦。

    起身走近躺在地上的男子,依旧一动不动,心道莫不是死了吧,慢慢将手凑近鼻前,还有呼吸,少女似乎放下心来,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快速跑至湖边,这时才发现湖面浮了好几具死尸,顿时让她身体发毛,不过隔的还远,也并没有多大恐惧,蹬下身清洗手上的血迹,映着湖水看到自己面容,顿时让她感觉不好了,脏兮兮的还有血迹,也不知是何时碰到的。

    捧一捧湖水直接向脸上盖去,清凉的湖水顿时让她清醒了不少,一阵爽意让她不由的多捧了几捧湖水,水珠滑过脸颊,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蒙胧了双眼,也蒙胧了一瞬出水芙蓉。

    饮了几捧湖水,少女捧着一酌清澈的湖水向着躺在地上的男子走去,凑近他的嘴边,冰凉的水打湿着男子嘴唇,唇是紧闭的,沿着唇边下滑,打湿了脸颊打湿了颈项,平静脸上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少女皱起秀眉自语道:这咋办呢?仔细打量他的面容这小哥倒还清秀,蛮顺眼的,这皮肤竟比我还好,也不知道他是哪家的公子,在这荒郊野外被人刺杀呆愣了半天叹道:如果师哥在就好了,我一个姑娘家难不成大白日背着他去找代夫,再说我也没钱,早知道就该在大伯那多拿些银两,这下好了,连吃饭都没钱了说着肚子似乎在配合他似的,咕噜了两下,捧着肚子,嘴巴翘的老高,饿死了,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谁知道会跑到这个鬼地方,现在又检了一个不死不活的人,我也是够倒霉,师哥没找到,竟找到了这个人,怎不能将他丢在这里吧小姑娘愁眉苦脸,几乎快要哭出来了,呆坐了好半天,肚子越发饿了,看着波光淋漓的湖面,她突的站了起来,一扫萎靡不振的神情,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年,便开始将芦苇叶撕下编成一个碗状走到湖边试了试水,只有少量的水珠在滴落,脸上浮起微笑,少女盛一芦碗水向少年走去,将其扶起斜坐,身子撑住其后背,一只手捏其下颚,其嘴巴微张,一只手端起芦碗慢慢将水倒其嘴里,水入其口,少年一阵咳嗽。少女急忙停下,见其好转,方再次将水缓缓倒入,这时少年似乎有了一点本能反应,水缓缓随着其喉咙滑落。

    少女脸上又浮起了笑容,饮了几次,少女将其放平,少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站起身少女嘀咕道:千万别死啊,不然本姑娘就白忙惑了,你就在这里等着,醒了也别乱跑哦,我快饿死了,我得去找吃的,也会给你带回的,这个地方应该没人会来吧?少女环顾四周后将少年拖入芦苇深处,独自爬出后便向着外面走去,边走边打量四,似乎害怕突然间会有东西跳出来,弯弯绕绕走了很久才消失在密芦的深处。

    皇宫御书房,二个时辰过去,当赵构听到紧急飞报月子湖方圆百里都未见到康王,只有散落四处的死尸与一座烧毁的村落,村落内有几十具尸身全部面目全非,无法辩认一瞬间赵构似乎苍老了十岁,呆呆的坐在案桌前一言不发,好半响坐在边上的老宰相汪伯颜带着宽慰道:皇上,皇子命大福大,前去的莫大人在哪几十具尸身上并未找到皇子的贴身物件,难说皇子已经被人所救,只是我们的人去的晚了。这时那皇帝赵构似乎才从恍惚中惊醒回过神道:老师传朕口谕,将那片区域全部封锁,加强搜查,将那所有尸身运进宫来,招集在册所有官员,勿必午前全部到齐汪伯颜恭身接谕。

    退出后不过片刻临安如动风云,第一时间这段消失如风浪一般,临安城人尽皆知,却是人口皆静,人们深知这又是一场惊天的风波,皇子遇刺生死不明,谁还敢风头点火。

    很快街道上就陆续出现了各路高官大臣,纷纷朝向皇宫而去,而众百姓在道旁静默而望,没有叫卖叫买更没有吵闹喧哗,连哭闹小孩都被大人匆忙抱进屋内,而就在这众多的观望者中,一位书生模样的少年,白衣胜雪,手握拆扇,正紧锁眉头,也不知所虑与众人是否一般心思。

    ps:书友们,我是紫墨檀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ahuaiyue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次日清晨黎明初晓,一匹老马驮着一名奄奄一息的军士未赶至临安城门口,便就掉下马来。

    而时不过一刻钟,一则惊天消息便震动了整个宋国朝堂上下,那皇帝赵构大发雷霆,堂下百官噤若寒蝉,宰相汪伯颜跪伏殿前更是难发一言。而此时临安府邸里如同大难将至乱作一团,整个城中军队都在快速向府衙校场集合,城中百姓在第一时间都泛起了莫名的慌恐。

    皇城内的军队也在迅速调遣,如遇兵临城下之危,而那些军官并不知所为何事,只接到一则口谕‘圣上有旨,速调千军待命’如此紧急口谕在一些军官见识里闻所未闻,也不意有半点猜测。而那临安府尹却是明白轻重,不是那捉拿之人有果,就是又发生了新的案件,而且还不轻于火烧皇宫之事,还是在这临安府的管辖范围之内,所以当他接到口谕之时便有种不安之感,这一波未熄又起一波,自然让其坐立不安,即时便调动了全城军士,以便待命。

    时间不长,那皇帝也不作当搁,雷霆怒后便行雷霆之事,也不做太多责备,金言一经旨下,即时退朝,随后快马急报府衙,同一时间皇城内外士如潮水,向着南门远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