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探险小说 > 逃犯奇遇 > 第一百零七章-闲话雷击村

逃犯奇遇:第一百零七章-闲话雷击村

小说:逃犯奇遇作者:韩久增

    不,不!大伯,你说一说,晚生爱听故事。

    村东有一家,娘俩相依为命。安氏的女儿名叫安宁,年约二十六岁,仍没出嫁。是她长得不好吗?不是,她长得很漂亮。父亲生前娇惯,以为女孩子长大了就嫁给人家做儿媳,不必过于管教。母亲安氏百般劝说也没用。

    有一次,她家的鸡丢了,安氏便让她去附近找一找,免得被黄鼠狼或鹰吃掉。她家的西邻,离她家有十几米远。她闻到了肉香,就从西邻的后门进去了。见没人在,就掀开锅盖看一看。她想不到,锅里炖着猪肉和一只鸡。当时,她的火就上来了,以为这只鸡就是偷了她家的。进屋后,便把炕上裹着的孩子抱出来,放进了滚开的肉锅里。

    孩子的母亲是去前院抱柴禾了,有谁会想到,就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那孩子就被安宁这丫头放进了锅里。实际上,这家熬肉炖鸡,是为明天给孩子过满月。丈夫给岳父岳母及亲朋去报喜了。

    不说孩子被煮死,妻子哭得死去活来。却说这位安宁。她进了家,把西邻偷了咱家的鸡,我把他家还在炕上围着的孩子放进了肉锅里,这些话,非常解气地跟母亲学了一遍。母亲听后,怒骂道:‘你个缺父少教的东西!简直心如毒蝎!你枉披了一张人皮!你此生为女子没人娶你,你下世为牲畜也会早死!孩子过满月,人家就不能熬肉炖鸡?你怎么就肯定人家锅里的那只鸡就是咱家的?不用说不是,就是咱家的,到底是鸡重要,还是人家的孩子的命值钱?!你···你肯定不得好死!’她说道:‘我既然做了,就不后悔。’‘你等着!你等着!’安氏气的咬牙切齿。

    第三天的傍晚,人们正吃晚饭。乌云罩定安宁的家,下起了密风雨。雨虽不大,但雷声却出奇的响亮。不要说办过亏心事的,就算自己行为端正,听到这雷声,也立刻肃然敬畏,检讨自己。震耳欲聋的雷声不断炸响。银白色的闪电想勾魂索一样,围着房屋旋转。

    安宁吓得心胆俱裂。安氏从容地对她说:‘闺女,你该出阁了。看,接你的来了!’

    她蜷缩在炕角里哀求道:‘妈妈,我是你唯一的女儿,你跪下帮我求一求,别让我走!你越来越老,我一定会孝顺你老的!’

    她母亲见外面的雷声越来越响亮,便安慰女儿道:‘孩子,你过来。我把窗户打开,咱们娘俩跪在窗里一起求他们。’安宁不住摇头,就是不过来。安氏见这种方法不管用,又说道:‘这雷不进屋里,就是因有我在。我也知道,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这当妈的也舍不得你走。来,让妈抱着你,哪雷就不会击到你。你妈德行不亏,上天不带我走,也不会带你走。就让妈再保护你一次,但愿你以后洗心革面,好吗?’安宁信以为真,急忙从炕角爬向母亲。母亲顺势一弯腰将她抱起,扔到了窗外。没等安宁落地,‘咔’地一声响,就把她烧成了个糊麻雀。

    安氏向后一晃,眼里含泪说:‘你活着连累我缺德,死时还要我求情!若屋里没我,你已早死多时。既然你那死爸娇惯宠你,我就把你埋在你父亲身旁。’

    第三天,全村都知道安宁被雷电击死的事。

    胡月丽边听边心惊,这山野之地,怎么会出现这种事呢?我去哪里不好,非得到这里来呢?

    噢,我忘了问了,侄儿你长这么漂亮,不会跟那蜈蚣精似的,去招惹村里的俊闺女们吧?

    大伯说笑了!我是路过此地,想问一问路径。

    越往北去,人家越少,生活也越艰难。

    大伯,这附近有山洞吗?

    那不就有一个吗?老汉用手指着东北山崖下面说。

    谢谢大伯,我去游览一番。

    第一百零七章,闲话雷击村

    胡月丽将这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自己白费心机,一无所获。胡颖晗曾对自己说过,哥哥胡英可以帮咱们找到如意郎君,毕竟他久在尘世,观察入微。可自己认为,姐姐是想让自己嫁给同类。原来,她也嫁给了俗人,一个吃五谷杂粮的俗人。可姐姐的专一,自己不如;姐姐的耐心,自己不如;姐姐的大度,自己不如。

    事到如今,我该到哪里去安身?妙山,自己没脸回去;史家庄已没了丈夫;上水路和塔湾村更不能去。胡英及其表兄弟们,各个修行都在千年以上,自己的妹妹死了,对我怎能善罢甘休。自己也是胡英的妹妹,但不是亲妹妹。自己是胡英的父亲胡隐山从外面抱进妙山的。

    她越想越后怕,施展狐门功夫‘旋天翼’向北而去。意念之间,换气三口,身体降落之地,就是自己后半生的修养之所。

    身体落下时,是一块平地。四外一望没有人烟,好像在山岭之间。她向北走去,留意四外的山坡上是否有山洞可以寄宿。转过山弯,见一位老者坐在石头上闭目养神。身边有一头黄牛正在低头吃草。不远处又一头牛犊,它好像捅到了树丛中的马蜂窝,不住地乱蹦乱跳。

    大伯,这附近有村庄吗?胡月丽近前问道。

    北面的东山坡上有个村庄。

    那村庄住有多少人家?

    四百多户。

    四百多户可算是大庄了。那庄子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叫雷击村呢?难道这个村子爱打雷下雨?

    这个村子本叫南坡村。因村里人大多姓秦,也有叫秦家寨的。有人说,因东山内的水出来,环流到村西,这村里的女子才长得各个秀美。可村中的男子却长得不如人意,各个形容丑陋,个头矮。有一天,从北面来了一个男子,他长得很黑,却很漂亮。他在街上走过,连男子都不住地揉抹眼角仔细端详。让那未出阁的女子更是痴迷眼馋,巴不得将这男子拉到自己家,成为自己的夫婿。老朽虽然眼拙,也曾见过他一次。他的眼神及流动的目光,好像有一种魔力,跟手一样,能将你拉近、握住、紧紧不松开。我认为,他不是人,是妖孽。

    我村最漂亮的是秦家二女。大女儿秦梦盈,二女儿秦梦双。这姐俩被这男子看得神魂颠倒。这黑子有一套特殊的能力,只要两人的眼神一对上,晚上他就悄无声息地到了你的床前。温言过后便如胶似漆。

    一天的晚上,秦家儿媳出屋去茅厕中方便。她住在东院的西屋。两个姑子住在西院的东屋。因是一家,中间就没砌院墙。从茅厕中回来时,隐约听到姑子屋里传出呻吟之声。莫非是有人得病了?她悄悄走近捅开窗纸一看,吓得‘啊’地大叫一声,便仰倒在地。

    事后她才说,那黑色的男子,原来是一只蜈蚣。它左右的两行爪子,变成了两排纽扣。他骑在姑子身上,张牙舞爪。可姑子双眼紧闭,似一无所知。

    第二天,秦家二女都死了。第五天夜里,乌云滚滚,雷声大雨点。第六天早晨,秦家的后院,有一副蜈蚣的骨架。

    你是说,那蜈蚣被雷电击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