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后宫小说 > 重生之飞将之子 > 第三百零八章:冢中之虎

重生之飞将之子:第三百零八章:冢中之虎

小说:重生之飞将之子作者:塘边海棠

    钜鹿城风平浪静,只是比起平日多了一路近卫军,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丝毫引起不了任何人的注意!既然如此,也必然没有人知道,这一路近卫的主人曹丕也在城内,恐怕除了郡守吕虔之外,没有几个人知道大公子已经在钜鹿半个多月!

    或许历史给出的曹丕形象有误,刻意强化了他阴险狡诈和冷酷的一面。而真实的曹丕及其富有韬略,且机警、沉稳低调,哪怕作为对手,在吕霖眼里,曹丕与他的那位雄心勃勃的父亲相处,也差不了多少!

    曹丕的行踪非常隐蔽,如同密不透风的墙壁隔离了一般,哪怕曹操都不知道!更没有人知道,曹丕在城内密会一人,而此人竟然是消失大半个月的司马懿!司马懿能够秘密地到达钜鹿城内,曹丕自然花了不少心思,但曹丕也明白,司马懿之所以绕过邯郸单独来钜鹿见他,定然不是他自己的本事,那么吕霖将他送到这里,到底有何目的?

    曹丕是在司马懿到钜鹿的第二天见他的,如同召见一个如同的门客,没有引起任何人怀疑。

    仲达先生一路舟车劳顿,实在辛苦了!曹丕面相温和,但性情比较阴冷,哪怕简单的两句寒暄由她口里说出来,也似有恐吓之意:先生来见我,是代吕霖求和?还是代吕霖向我问好?

    公子明鉴,司马懿特来相投!

    哈哈哈不想先生如此会说笑你为吕霖亲信,而我却不过曹操之子,与你地位悬殊,你来投我?曹丕笑了好一阵,目光更加阴沉,轻声道:且先生即便来投,也应当投我父亲帐下,何故来此消遣于我?

    公子有所不知,杨修背叛吕霖暗地投效曹公,被吕霖察觉后将他遣散,如今已经在曹公身边!公子深知曹公生性多疑,定不会久留杨修不才虽未曾背叛吕霖,但吕霖猜忌日盛,懿若留在身边,恐下场比杨修更惨公子才智过人,当知司马懿所言非虚!

    哈哈仲达先生言之有理,我自不会怀疑,可我怎知这不是公与吕霖之计?我虽愚钝,但也该怀疑你的诚意吧

    公子所言极是,但懿有一事相告!公子得知此事,定不会怀疑司马懿!

    先生请讲!曹丕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笑容可掬。

    公子可知吕霖下落?

    吕霖半月前自邯郸消失,一说他南下突袭孙权,一说他于邯郸城外伺机而动曹丕应声答道:先生离开吕霖应该有一月时间,当不知吕霖下落,何故有此一问?若先生及早便知道吕霖的行踪,那吕霖对先生还是十分信任的!

    公子误会了,吕霖行踪自然不曾告知于我,然我跟随吕霖十年,自然了解他的行事风格,我亦猜得出吕霖行踪所在!

    如此曹丕脸上阴晴不定,思量着司马懿这句话当中有多少水份。摆在曹丕面前最大的疑惑是,司马懿为何要投他?他真的要背叛吕霖?还是他曹丕最好骗?曹丕盯着司马懿看了许久,轻声说道:先生请指教!

    司马懿大胆揣测,吕霖定然伏于常山,等待曹公驰援元氏之计,伺机截杀曹公!司马懿神情异常冷静,目光直视曹丕,吐字非常慢,却如同一颗一颗雷在曹丕脑海里炸裂!

    先生既然知道吕霖的意图,又欲图投效于我,为何不将此事告知我父亲?

    曹公智勇胆略皆备于司马懿,又有荀从旁辅助,自然也能想到吕霖的计划,倘若我将此事告知曹公,反而画蛇添足令曹公对我生疑!见曹丕神色没什么变化,司马懿据实说道:且以曹公的心性,定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连文若先生都劝说不动,懿孤身前往也不过浪费口舌!

    你来找我,便是要我规劝父亲?

    非也!司马懿躬身行礼,神色肃穆道:懿特来告知公子,此乃天赐公子之良机,公子断不可错过!

    我的良机?

    公子试想,曹公一旦前往常山,必然被吕霖若伏!吕霖战无败绩,曹公定陷入死地

    你是要我救援父亲?

    非也!公子若趁此机会带兵驰援元氏,待元氏脱困之后,急带大军驰援曹公,即便不及,也当为曹公报仇诛杀吕霖!

    司马懿大胆!曹丕咬牙切齿,狠狠道:你还敢说你不是吕霖派来的奸细?

    公子知道司马懿所言非虚,何故不敢承认?司马懿冷哼一声,直言道:公子自然明白,若此战吕霖得胜,河北将为吕霖统一。兔死狗烹,司马懿已经想到自己的下场,此计不过为公子所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公子莫再犹豫!

    不行,那是我父亲,生为人子,我不能以父亲为饵!

    生为人子,公子当知道曹公的雄心壮志!曹公既然敢孤身前往,必然想到了身后之事,公子以为,曹公是想要一个孝顺的儿子,还是一个能够继承他大志的后继人!

    已经是围攻元氏县城的第三天,作为一名合格的武将,夏侯渊尽到自己最大的责任。但袁熙和田丰不要命,夏侯渊却不愿把自己的命搭上,除非曹操下令死守常山,然而夏侯渊也没有撤退的打算,因为他知道元氏的重要意义,曹操定会派兵来援!城内还有八千守卒,夏侯渊却并不慌乱,看着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弟兄,神色坚毅平静,他明白,此时还没有援兵的消息,那么定然是主公亲自带兵前来驰援。

    城外三十里藏匿许久的吕霖却非常有精神,虽然同众将士一般灰头土脸,吕霖也不在意这些,出门在外刀头舔血的日子,哪里会在意衣服盔甲上的污泥?如此糟糕的环境下,吕霖照样有心思跟陆逊下棋,脸上微微的不悦许是因为阳光太晒太狠辣!

    陆逊没有吕霖这般淡定,却不知是担心战事还是怕这局棋输得太惨!胜负已分,陆逊失望的吧吧嘴,认真复盘。吕霖脸上挂着微笑,心中却甚是警惕,若再练上个把月,要胜他就不易了!

    本王的计策,想必你很清楚吧?

    陆逊闭口不言,这种话他怎么接?

    对于陆逊装傻的举动,吕霖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强迫人家点头也没什么意思。吕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扭头问道:你以为本王对杨修和仲达太过刻薄?

    臣不敢!这句话有点重,由于闭嘴表示沉默,陆逊只好开口道:杨修死有余辜,被曹操杀了也就罢了!但是司马懿并未背叛大王,大王将他推出去,未免有些可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