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探险小说 > 文艺界奇葩 > 第二百一十六章 作协交流会(七)

文艺界奇葩:第二百一十六章 作协交流会(七)

小说:文艺界奇葩作者:肉都督

    谢谢你对我的敬佩,我也欣然接受。

    他说完之后,台下忽然有人笑了起来,铁心听到庄言这句调侃脸色本来就不好看,听到有人笑立马就看了过去,可是一看到是马寅初,又急忙收回目光。

    马寅初是何许人也,可不是他可以惹的,再说马寅初旁边还坐着一个梁启超呢。

    台上的庄言也是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马寅初果真是够义气,真够帮忙抬场面的。

    庄言继续说道,我今年二十三岁,是1893年生人,这是我们院长告诉我的,其实他应该也是猜的,因为他是1893年夏天捡到我的,捡到我的时候,他认为我绝对没有六个月大,所以我应该就是1893年生人。

    没错,院长是孤儿院的院长。我叫庄言,名字也是院长给我起的,院长不姓庄,他也不知道我父母姓什么。后来等我长大一些,问他为什么会给我起名叫庄言,这个庄姓氏随的谁?院长笑着告诉我说,其实没随谁,只不过捡我的那天他正好读到一句诗‘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看到我的时候脑海中都是这两句诗,就姓庄了。我又问他,为什么要叫庄言,为什么不叫庄生。他又告诉我,当时想过叫庄生,后来感觉不好听,改成叫庄言的

    这可真是在白话了,庄言从自己的身世开始说,光是一个名字就说了好几分钟。然后又从幼儿园说到小学,从小学说到中学。

    这里面说的有一大半是前身的经历,另外一小半,其中一部分是庄言自己的经历,另外一部分是他临时瞎编的,有很多都是段子,没什么营养,不过说出来倒是让人捧腹一笑。

    只是铁心懵逼了,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懵逼了,谁也没想到辜鸿名就是说了一句当在家聊天,庄言还真就把这当成了在家聊天,这一说就说了半个小时,已经到了一点钟了。

    说完大学,我要说的已经是到此结束了。

    就在众人将要松了口气的时候,庄言又说道:不过我知道让我上台的铁先生肯定不满足于此,他好不容易把我请上来,肯定是希望听我说得更多,为了不让他失望,我也只有厚着脸皮继续说下去了。在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隔壁寝室的一个同学养了一条狗,要知道,一般大学寝室里是不准养狗的

    一时间整个会议厅哀鸿遍野,就连马寅初都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唉,这个庄子言,平时没看出来他这么能白话。

    铁砚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在场的人都以为铁心会立马坐下不再提这事,谁知道铁心却说道:我要推选的这人可不同,今天咱们的议题是讨论中国文学的未来发展,就不能绕过这个人。我们一堆老家伙在一起,能够讨论出什么未来,真正的未来还是在年轻人的手里。所以我推选的这个人就是今年炙手可热的一位作家,庄言庄先生。

    说到这里铁心自己先带头鼓起掌来,我想在座的许多人都跟我有同样的想法,希望庄言能够上去给大家分享一下心得和经验,毕竟从来没有谁能够在二十三岁就能获得蒲松龄奖,也没有谁能够在二十三岁就能著作等身。

    后面一句说得有些夸张,不过庄言今年一年写的作品确实已经是很多人很多年写的作品总和了。

    他这话说完,底下的人都有些意动,毕竟在他们眼中,庄言可是一个神奇的小伙子。

    在座的两百人,可以说有一大半没有达到庄言的高度,也没有获得过庄言这样的名气,除了年纪比庄言大之外,他们在庄言面前,还真是矮上一截。

    有人不服,为什么他这么年轻就能获得这样的名声和荣誉,也有人好奇,这个庄言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忽然冒出来,短短半年时间就荣登中国文坛巅峰?

    不论是哪种心思,他们确实都如铁心所说的那样,希望庄言上去说说。

    而当事人庄言,脸色有些发黑,刚刚还提到这个铁心,没想到一转脸对方就给他弄了个幺蛾子出来。

    铁心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让庄言上台之后出丑,毕竟之前没有做任何准备,上台就讲肯定说不出来什么好东西来,即便是磕磕巴巴说完,肯定也不出彩。

    要是个普通人说得一般也就算了,他庄言可是新晋蒲松龄奖获得者,可容不得他表现平平。

    马寅初也是皱着眉头凑到庄言耳边小声说道:你大可不必起来,他这样将你的军,就是想让你上台出丑。

    庄言忽然眉头一舒,淡然一笑:我上不上去,那还要看铁主席到底怎么说。

    铁砚这时已经脸色铁青,她没想到铁心这家伙这么咄咄逼人,现在的情况她也有些不知所措,关键是铁心说得确实在情理之中。但是如果这时把庄言弄上去让他出丑了,她怕庄言为此会把这事怪在他头上。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坐在主席台上一直在做吉祥物的辜鸿名忽然开口了,铁主席,我看就让庄小子上去讲一讲罢,咱们这个场合本来就很随性,叫他上去随便讲讲,我们在下面也就随便听听,就当是在家聊天吧。

    这样,可行么?

    铁砚说可行么的时候是看向庄言这边的,明显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庄言当然注意到了铁砚的眼神,他当然想说不可行,但是刚才辜鸿名也说话了,他这时就算不想站也要站起来了。

    其实辜鸿名刚才那句话在为铁砚解围的同时,也帮庄言减轻了一些压力,他故意用很随意的口吻说这就是在家聊天,一会庄言要是表现一般的话,大家也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庄言站了起来,也没说话,一直笑着走到台前才开口对铁砚说:既然这位铁老师这么盛情邀请,我也就却之不恭了。

    走到了台上,庄言先试了试话筒,然后直接就开口了,首先谢谢这位我并不认识的先生给了我这次难得的机会,让我能够上台来唠叨两句。我相信这位先生临时让我上来肯定是出于对我的敬佩甚至是崇拜,绝对不是其他任何黑暗的想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