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废物崛起 > 长恨缘歌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长恨缘歌:第四百三十二章

小说:长恨缘歌作者:桔年C

    不知不觉,眼里闪过了一丝狠厉。

    先生,那接下来?

    是在等待南宫瑾的下一步指示,却听见南宫瑾说道,暂时不用,等她的烧退了再说,

    是,先生。然后那人便就出去了。

    长宁,你的这场病倒是及时,只不过,再如何,你也改变不了,这既定的事实,和该来的命运!

    南宫瑾将手中的玉佩,举到了胸前,对着日光,玉佩晶莹剔透,是块难得的上好之玉。

    南宫瑾对着天空说着,又像是对着空气,凌云,你所爱之人,也不过如此!

    然后笑出了声,很悲伤,也很沧桑,随着夕阳西下,他的身影也掩埋在了黑暗之中,只是那笑,一直挂在嘴边。

    又过了一日,已是第二日的早上,长宁已经昏睡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了。

    一晚上她都睡不安宁,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胡话,让那些候在她身边照顾她的人都十分的担惊受怕,摸了摸额头,烧确实是退了不少。

    我没有,我没有长宁双手拧着背角,满头大汗,脸色亦是苍白,像是做了什么噩梦,说着一些让人听不太清楚的话。

    姐姐?姐姐?慕平一直守在长宁的床前,寸步不离,看见姐姐这副痛苦的样子,简直比自己生病还要难受,元容,姐姐这是怎么了?

    奴婢不知,元容也是担心害怕。按理说,过了一晚上,这烧退了应该就会醒过来了,可公主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

    云哥哥,云哥哥长宁喃喃的说着一些话,听不太清楚。

    慕平抓着长宁的手,用自己的手握着长宁的手,姐姐,我在这里,平儿在这里,有平儿陪着你,姐姐安心,他想要让长宁安心,不要那么的害怕。

    噩梦虽然吓人,但他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一直陪着她的。

    慕平凑近了长宁,耳朵贴着长宁的嘴边,想要听得仔细一些,听清她在呢喃些什么,却听见长宁一声声喊着的是,哥哥与母亲。

    哥哥母亲哥哥更多的是哥哥,废太子从阳。

    姐姐,慕平紧紧握着长宁的手一颤,脸上是失落也是失望,还要一点点的心寒与丝丝嫉妒。

    这许多年了,同姐姐最亲近的还是哥哥,不是他。

    同样是一母同胞,因为他出生的晚,他从来都比不上太子哥哥,也比不上他在姐姐心里的位置,从来都比不上,亦得不到哥哥同母亲的爱护,也没有同他们一起长大的情意,而他长大的时候,他们都不在了,姐姐亦没有往日的笑颜了,亦要为了照拂自己,受人委屈,不能安生。

    慕平不知道他为何要生气,又为何会有如此的感受,可他就是生气了。他放开了自己握着长宁的手,站了起来,离开了床边,对一旁的元容开口说道,元容,你好好照顾姐姐,

    元容也没有留,只是回了个礼,继续照顾长宁。

    慕平打算离开,神色漠然,他本就是他们世界里多余的那一个,无关紧要。

    身后的长宁大喊了一声,从梦中惊醒。

    公主,醒了!

    站在一旁的元冬立马喜出望外,对着站在远处的丫鬟奴婢们喊道,便立即有丫鬟开始进进出出,忙碌起来,拿药拿吃食拿水洗漱的。

    全然没有注意到慕平此时的表情,他就像个尴尬的局外之人,甚至有些多余的十分碍眼,那些人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看到他也是微微的行了礼示意。

    见了安然坐在位子上的人,东辛请了个安,行了个礼,恭敬的回道,只是轻微的发烧,人有些昏昏沉沉的,不过并无大碍,睡个几日,便可无恙。

    发烧?那人的眉头轻佻,似是有些意外。

    是的,发了烧,东辛点了点头。

    是的,发了烧,不是人为,是真的发了烧,而且并没有东辛说的那般,并无什么大碍,长宁的身体,是坏到了极致,十分的虚弱。

    坐着的人突然转过了头来,看着身后的东辛,眼神像是要把人给看穿了,东辛被看的有些发毛,只能一味的低着头,也不敢多说话,亦是不敢轻易离开。

    过了一会,他才罢休,又重新转过了头去,看着底下的人声鼎沸,声音悠悠的传了过来,你在她的药里下了东西?看似漫不经心的询问,却让人害怕。

    东辛闻言连忙跪了下来,先生,此时早已是满头大汗,冷汗直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