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探险小说 > 黑暗中的狩猎人 > 第一百七十章 修炼法相1

黑暗中的狩猎人:第一百七十章 修炼法相1

小说:黑暗中的狩猎人作者:狩猎时代

    就连神案两边放置的蜡烛,里面也掺杂了几种稀有的物质,但是由魂草编织的灯芯就价值数十两金子。也只有叶云山财力丰厚,加上是地头蛇才能在短时间内制作这两根蜡烛,蜡烛燃烧时释放的阳气可以保护神魂,减少各种突发意外。

    好!叶云山点点头,正对着神像,盘膝坐下,心神内守,澄清意念做好准备。

    此时仅仅是得到法相秘术的第二天,叶云山经过一番琢磨,大体明白了法相修炼的难点和关窍,根据李士的讲解‘法相’根据神力性质的不同,总共分为斗、医、命、相、卜五术

    既不是术法又不是武功的典籍,威力之强据说骇人听闻,但近百年来却没人练到大成地步。

    眼下,叶云山正是要借眼前这已经受了多年香火将军像,修炼武斗神力法相,庙中原本有几个庙祝在,但已经被重金买通,也不会过来干扰他们行事了。不过为了保密起见,他干脆让手下把他们带到盐水镇镇中心欢乐去。

    在叶云山坐下的蒲团两侧,豁然插着两截锈迹斑斑的断刀,长刀虽断,杀气却不断,刀刃上一股凌厉凛冽的勇绝杀气萧肃依旧,直刺人心!这把从庙宇后院地下挖出的宝刀,相传便是供奉将军生前使用的兵器。

    叶云山内心相信这不是谣言,在他的感知中,这把刀虽然埋在地下上百年,但环绕在其中的血腥味道,确实是只有在短兵相接的冷兵器战场才能有。

    其实这也很正常,既然立的是有历史记录的百战将军庙,里面埋着将军的尸首也不奇怪,有这把刀相助,更容易让他进入状态。

    天地玄宗,万气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荫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育养群生······遵照修炼口诀,叶云山双手结成秘传的手印,随后口中反复的念诵法诀,将心神沉浸在法诀之中。

    没过多久,叶云山的头顶百汇穴真气涌动,像是被打开了一个窟窿似的,一股凉飕飕的感觉从头顶传遍了全身。

    与此同时,眼前的将军神像猛地爆发出一股金光,将神像与插在香炉中的关刀连接在一起,身旁的大刀轻轻颤抖起来,仿佛重新握在了原主人手中一样,激动的战栗。

    一股股纯正的神灵真力从神像上涌入玉刀,接着又朝叶云山经过秘法开启的关窍顶门涌进他体内。

    师兄,就这样把师门秘术交给他,是不是有些不妥。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令正在埋头思考闪电奔雷拳关窍的李士愣了一下。

    不施展龙形爆骨的他,重新变回妖艳美人的模样,愣神思考惹人爱怜实在是让高麟无法高声责备。

    将秘术交给外人确实违反了师门规矩,你若看不惯,可以将我捉回山门问罪。他一回头,就看到高麟从门外走入,而且脚下凝稳,先前比武时的伤势不但全部恢复,看来功力甚至还有所进步。

    惨败之后武功不后退就不错了,显然师弟也接受了那人的传功,那门他来问自己只不过在寻求心理安慰而已,李士干脆直接刺激他。

    师兄我怎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只是我们两个在大庭广众之下拜师,怕不是已经传入师门的耳朵中,清理门户的那帮人说不定已经来寻我们问罪来了!高麟的担忧写在了脸上,从小就被师门精心培育,尊师重道的观点铭记在心,如今不但另拜他人为师,还要与来追责的师兄弟作对,让他极为忐忑。

    怎么你不是也接受了师傅的教导吗?我看你的水火劲运转圆润,已经有了一份阴阳流转的气质,功力比起先前强出三成不止,吃了好处还想着脱身吗,再说······李士呲牙一笑,眼露异样的神色,这位新师傅出手大方,给的报酬颇为丰厚呢!

    师兄······看着李士眼中露出的金芒,展露出的味道和先前好像两个人一样,高麟心中的不安更浓了。

    你还不明白吗?师门秘术也只能让武者能和修士勉强抗衡,如今就有一条和修士正面交战的大道出现在面前,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李士冷笑几声,将隐藏在心中的野心彻底袒露出来。

    我一直都不服气,凭什么那些修道的高高在上的看着我,就连后入门的新人也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练武的。明明连我一掌也接不下来,居然还敢瞧不起我,武功练得再好师门也瞧不起我们,被当下人一样发配到这里替他们敛财,举办武林大会这种无聊的事情,你以为我喜欢吗?

    明明要靠我们养活,居然还看不起我们!我李士发誓,只要练成了闪电奔雷拳,一定回到山门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让他们明白···他们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仙!一直冷静的李士说道这里猛然站起,身上衣服无风自鼓,地上的甲板木片接连炸裂,败在他与高麟之间的桌子居然像纸扎一般被罡风刮出一道道裂纹,哗啦一声散成一堆碎片落在地上。

    这股骤然释放的威势之强,让高麟不由连退几步,心中大骇师兄的武功居然精进到如此地步,这位不知来路的师傅手段让他叹为观止。

    不知不觉船只已然靠岸,连续疾驰了一整天的船只顺流而下,穿过数百里距离重新回到了盐水镇。

    入夜,城郊外的一座庙宇中,呈四方形的木制建筑,结构和四合院相差无几,门楣的正中悬着一块匾,上面三个漆金大字将军庙在星光下依稀可辩。

    坐落在运河不远处的道观,只听得松涛阵阵,流水淙淙,此时香客游人不在,显得深夜如此寂凉。

    正中神殿,被黄布包裹的神案边两个红色的大蜡烛,手臂出的蜡烛中间灯芯却十分纤细,烛光昏暗,映得供奉在神殿正中,手持宝刀腰挂弓箭的将军面容显得模糊不清,整个大殿在夜里黑栩栩的。

    大殿空旷寂静,只有两人,其中一人在神案上摆上香炉,香炉中间插着一把玉莹莹的细小关刀,此外还用数十张符篆和墨线围绕着另外一人组成某个复杂的阵势。

    阵法已经布置完毕,可以开始了。一番忙碌后,李士擦了一把汗说道。从下船开始他就在物色合适的庙宇,根据信众祈福的目的不同,修炼出的法相神力也不同。

    叶云山当然是选择适合争斗的法相,根据他的要求李士选了这座香火还算旺盛的将军庙,好在他摆放神坛的道具一直放在身上,加上布置阵法的经验十分丰富,这才能在一个时辰内将神坛、阵法搭建好。

    布置阵法的符篆,都是由修士提前祭炼好,只要算好方位距离,按照适当的顺讯放好,即使是没有灵力的凡人也能布置。尤其是插在香炉中的关刀,里面拥有一缕十分精纯的神力,不但能借此降低施展法相的难度,更能沟通神庙里的神力,可以说是及其珍贵,是这套阵法当中的核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